張江藥谷

發布時間:2020-11-19 20:41:08    來源:陸家嘴金融網     手機版 我要報錯

張江藥谷

CFIC導讀

1994年1月7日,上海羅氏制藥有限公司成立大會上,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浦東新區管委會主任的趙啟正在賀詞中正式提出在浦東張江建設“藥谷”。什么是“藥谷”?浦東為何要建立“藥谷”?20多年過去了,“藥谷”建設得怎樣?回首這段歷史或許可以給我們一點啟發。

位于浦東新區的張江“藥谷”一隅 (資料圖片)

1994年1月7日,上海羅氏制藥有限公司成立大會上,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浦東新區管委會主任的趙啟正在賀詞中正式提出在浦東張江建設“藥谷”。什么是“藥谷”?浦東為何要建立“藥谷”?20多年過去了,“藥谷”建設得怎樣?回首這段歷史或許可以給我們一點啟發。

兩個字描述了張江的遠景

1992年7月28日,張江高科技園區開發公司舉行開業儀式,這也意味著浦東最后一個功能開發區正式啟動建設。建設者最先面臨的問題是在一片農田上怎樣發展高科技?此時,他們缺人才、缺資金、缺經驗、缺項目,還缺形象。

曾為張江開發公司總經理的吳承麟回憶,1993年9月,他曾經陪著世界第三大制藥公司羅氏公司項目負責人威廉·凱樂到張江考察,當時整個浦東像一個大工地,而整個張江卻還是一片農田,眼前的這般景象不免讓外商心生疑慮。

確實,在浦東的四個功能開發區中,張江的起步有些晚。為此,建設者開始深深地思考張江作為高科技園區怎樣在更高的起點加速發展,這其中厘清產業發展方向是關鍵。

“張江的方向不應該是五花八門。”時為上海市副市長、浦東新區管委會主任趙啟正強調。他曾聽有人多次把自己的開發區稱為“中國的硅谷”,他很不以為然,這兩個字被用濫了,幾乎全國各地的高科技開發區都在套用這兩個字。美國硅谷的產生有著特殊的背景,哪能生搬硬套?

那么浦東張江高科技產業的突破口在哪里?到了1993年的秋天,思考漸漸成熟。曾蹲點浦東的一位作家在他的日記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一天,在浦東新區管委會2號樓的走道里,趙啟正遇見他,兩人聊起了“硅谷”。“有人一談起高科技園區,老是愛說‘硅谷’。”趙不滿地說。走了幾步在轉彎處,突然大腦靈光一閃,回頭說:“其實,如果叫醫藥谷,也很不錯。”趙啟正意猶未盡,請他到自己的辦公室再坐坐。接著剛才的思路,趙說:“中國人生活水平提高了,該吃些好藥了。吃好藥,對中國人來說比穿西服更重要。”

趙啟正還講道:“我們中國每人每年吃藥的平均費用只有10美元。世界上醫藥的費用每年為兩千億美元。歐洲與美國占55%,亞非只占5%。我們在世界市場上還沒有一席之地。上海在全國有建立‘藥谷’的基礎。世界上還沒有一個‘藥谷’,這是個機遇!”

這一天,1993年10月7日,“藥谷”這一概念基本成型,僅以兩個字描述了張江的遠景。

第二年的1月7日,在上海羅氏制藥有限公司成立大會上,趙啟正在發言中正式提出在張江建設“藥谷”。這一新概念讓在場的嘉賓、投資者和新區干部為之一振,旋即都明白了其含義,并聯想到了張江的未來。

多年后,趙啟正在接待一家媒體采訪時解釋了建立“藥谷”的初衷:“浦東建‘藥谷’的構思在1993年就開始了,這與較細致地構思張江高科技園區和上海乃至中國各現代工業開發區及高科技區的分工特色有關。”

以“藥谷”發力,后來居上

之后,趙啟正在接待媒體時更加詳盡地介紹了建設“藥谷”的構想。

就“藥谷”建設的初衷,趙啟正認為,我國和世界經濟發展進程中有兩項事實使我們認識到發展生物醫藥產業的迫切性,一方面是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每年平均以9%以上的速度迅速增長,人均收入明顯提高,我們迫切要求進一步改善生活質量。生活質量提高并不就是穿名牌西服、名牌鞋子等,而是更多地表現在有好的醫療條件和好的生活環境上。好的醫療條件包括好的藥品和醫療設備,決定了我們必須有一個好的生物醫藥產業。另一方面,從整個世界來看,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經久不衰,長期高增長。1983—1993年世界醫藥工業銷售額年均增長率高達9%,年遞增速度大大高于全制造業平均發展速度,1994年世界藥品銷售額達2620億美元,所以,有人說,生物醫藥行業是“永久的朝陽工業”。上海要瞄準21世紀,迎頭趕上世界先進水平,一定要在這一領域有所作為。浦東開發要后來居上,也必須在高新技術及其產業化,特別是生命科學及其成果——新藥方面取得優勢。

趙啟正還認為,“藥谷”,顧名思義,是屬于醫藥范疇,當然要注重發明和生產生物工程、遺傳工程類的醫療設備和藥品,形成從科學研究、技術開發、中試研制,到大規模生產,各過程合理配置的這樣一種科技園區。

趙啟正還進一步指出:“藥谷”英譯為“Medicine Valley”,就不僅有醫藥的含義,而且指更廣泛的醫學范疇。而張江的發展確實也打算把現代高科技醫療設備、器件和材料包括在內。比如,醫療器械,不說別的,中國的牙科器械就很落后。

趙啟正還滿懷希望告訴對方:“美國采取行政支持、財政扶植、立法保障三大措施,在建三大生物技術園區,即舊金山的“基因谷”、波士頓的128號DNA路、巴爾的摩的生物技術城等。浦東的‘藥谷‘要獲得成功,必須要和這些園區有所呼應,將來更能并駕齊驅。”

其實,張江是一片平原,不存在山谷,所以趙啟正解釋說,“硅谷”是世界聞名的發展微電子和電子計算機的高新技術園區。借用這個詞,我們提出了要在浦東建立“藥谷”,一聽就懂,便于宣傳。

國外的反應比國內還快

“藥谷”構想一經提出,在國內外的廠商和投資者中引起了極大的興趣和反響。甚至國外的反應比國內還快。浦東建設者積極地向國內外介紹“藥谷”,也引起國家科委、衛生部、醫藥管理局等方面的重視與支持。

不久,挪威外交大臣戈達爾親自來到浦東,見證了挪威醫藥集團奈科明的項目在張江奠基。戈達爾表示,建設“藥谷”,這是非常有遠見的考慮,“奈科明”項目就是帶頭進駐浦東“藥谷”的高科技項目。

發明心臟起博器的美國美敦力公司總裁柯林斯告訴趙啟正:“你們要在上海浦東建立‘藥谷’的夢想具有歷史意義。”在該公司舉行的投產典禮上,趙啟正向柯林斯提出忠告:“你現在建的工廠太小了。”柯林斯回答:“是的,我們會立刻追加投資。”他很清楚,占世界人口20%的中國人只用了世界心臟起搏器的2%,中國的潛力很大。

1997年10月24日,趙啟正會見美國昆泰公司總裁一行,這是一家美國的生物醫藥公司,話題就很自然地談到了在中國投資醫藥產業。

趙啟正告訴總裁:“我們會給予極大的支持,甚至會超過你的期望值。中國人現在有些錢了,但首先想到的不是穿名牌西服,而是吃好藥。”

趙啟正明白美國人很關心知識產權的保護,就主動贈送給對方一本由張江編的《生物與醫藥知識產權保護常用法規手冊》,并幽默地說:“可惜是中文的,不過,昆泰公司可以把它翻譯成英文,然后出版,我在此保證不追究昆泰公司侵犯知識產權。”這話引來眾人的笑聲。

趙啟正還說:“澳大利亞總理訪問上海時參觀了一個啤酒廠的典禮,我認為,這遠沒有參加藥廠的典禮好。我訪問日本麒麟公司時,我也這樣說過,這些話刺激了日本麒麟啤酒,他們也有醫藥方面的產業,于是就來到張江投資。”

趙啟正的這番話又一次引起了眾笑。

定名“張江·中國藥谷”

經過20多年深耕,如今“藥谷”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生物醫藥產業研發高地。目前,“藥谷”擁有超過600余家生物技術和醫藥產業領域創新企業,包括300余家研發型科技中心企業和40余家CRO公司。2019年度,浦東獲批上市的新藥占全國近25%,排名全國第一。同時,浦東有超過60個創新藥物處于臨床II、III期試驗,其中一類新藥超過30個。據統計,國家新藥研發機構有1/3集聚張江,國家重大新藥創制項目有1/3布局張江,全國獲批的一類創新藥有1/3源自張江。

尤其是從2018年起,“吃好藥”的愿望開始落地——首個國產生物類似藥漢利康獲批上市;首個國產PD-1單抗拓益獲批上市且開出首張處方;首個國產轉移性結直腸癌抗腫瘤新藥愛優特獲批上市;國際上第一個靶向Aβ抗阿爾茨海默病的寡糖類藥物GV-971獲批上市……

扎根“藥谷”的再鼎醫藥董事長杜瑩預言:“在未來5—10年,生物醫藥產業將會井噴式發展,并且在不久的將來,張江將形成完善的新藥開發產業鏈。”作為一名女性科學家,她曾榮獲美國權威雜志Fierce Biotech“2015年全球生物醫學界12名最杰出的女性”稱號。

2016年7月,時任浦東新區區委書記沈曉明在張江調研時提出,“藥谷”前面應該加上中國兩字,“叫‘中國藥谷’吧”。身為醫學博士曾留學美國、當過兒科醫生的他更加明白張江建設藥谷的戰略意義。張江人接受了這一建議,之后,張江生物醫藥基地大樓頂上出現了


文章轉載自網絡,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需處理請聯系客服

陸家嘴金融網其它文章

陸家嘴金融網
陸家嘴金融網

最新文章

青海福彩快三的推荐号 大圣捕鱼娱乐平台 北京pk10号码预测网 好彩1开奖 115期3d试机号 91街机捕鱼官网 河北麻将的玩法技巧 体彩排列五开奖直播 内蒙古自治区11选5 南宁麻将技巧 麻将玩法技巧大全 波克捕鱼官方专区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复式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 单机捕鱼达人老k版 福州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晓游棋牌下载官网